当前位置: 主页 > 威尼斯娱乐 > 正文

征战25年希金斯依然享受比赛 他眼中谁最难对付

来源:网络教育信息网 时间:2017-07-18 00:00
希金斯

  无锡世界杯结束后,希金斯并没有返回英国,而是来到了他在北京的“家”——利骏台球俱乐部,备战香港大师赛。借此良机,自媒体人——‘台球不闹腾’与希神畅聊了一次。这应该是近年来和希金斯有关的最好文字专访。

  Q:无锡世界杯后,你没有返回英国,而是在留在北京备战香港大师赛。为什么做出了这样的安排?

  A:因为现在我们那边正在度过一个欧洲的节日,我的家人会在7月15号出发前往香港,届时我们就可以团聚了。如果我现在回家的话,家里反而一个人都没有。而且,我每年都要频繁往返于中国和英国,增加额外的飞行次数会让我十分疲惫。

  Q:利骏为你提供了很好招待。在三餐、住宿以及训练种种细节中,有没有哪些细节是让你格外惊喜或者满意的?能不能分享几个?

  A:其实你只需要看看这边的环境就知道了(笑),这里是我所去过最好的俱乐部,有着非常棒的训练环境。除此之外,这里还有我许多的好朋友——琚先生、泰勒(经纪人)和所有的工作人员,他们非常友善,让我感到家一般的温暖。前几天晚上我们还一起吃了火锅,这真是棒极了。他们是非常棒的一群人。我非常热爱中餐,每一次来中国我都会多吃一些。中国的火锅是我格外喜欢的菜式,印象非常深。另外中国的蔬菜也很好吃,我每天吃都不会腻,在英国的时候吃蔬菜很少,但中国的蔬菜可以让我食指大动。

  Q:所以来中国会让你变胖?

  A:没(笑),其实我感觉来到中国反而瘦了。因为来到这里我的一日三餐非常规律,且食物的质量很好。而在英国的时候,我总会吃一些不健康的东西——比如很多巧克力和薯片之类。

  Q:在北京的时候,会想念丹尼斯和你的孩子们吗?每天会用什么方式和她们交流,都和他们聊些什么?

  A:当然!我们会通过 FACETIME 来交流。主要聊天的内容就是孩子们在家有没有听妈妈的话,如果不听话,下次见到我时就要做好脑袋被拍的准备了(笑)。所以我的儿子在家知道要好好表现,认真写作业,不然iPad会被没收。

  Q:丹尼斯和你的孩子们,应该还没有来过利骏台球俱乐部。如果机会合适,你会带他们来这里看看么?你觉得他们会喜欢这里么?

  A:我两天前通过 FACETIME 向我的妻子展示了一圈利骏的环境,她非常喜欢这里的家具和设施。我的大儿子喜欢打斯诺克,我相信他也会喜欢俱乐部里的中式球台。毕竟这里是我眼中世界顶级的台球俱乐部,我想他们一定会喜欢这里。

  Q:能不能形容一下,你在利骏典型的一天是如何度过的?

  A:嗯…过去的几天我大概是13点左右来到俱乐部,因为我没有休息得很好。一般来俱乐部之后我会先喝一杯咖啡,然后开始训练,每天大概会训练2到3个小时。此后我们会一起去吃饭,我可能会跟琚先生去他漂亮的公寓,或者去火锅店等等其它的地方。晚上回到俱乐部后,我们会玩一种15颗球的台球游戏(注:中式台球,类似于“打号”),大家会拿到不同的号码,但彼此不知道拿到了哪些号码。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游戏,过去几天我们每天都玩,这基本上就是我的休闲活动。

  Q:上午的时间全部用来睡觉么?

  A:早晨我一般会读我的Kindle,我很少看电视,打开电视只会看CNN。我起床的时间不太固定,取决于晚上的睡眠质量,一般来说会在10点左右起床。

  Q:现在你在读些什么呢?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。

  A:我读的东西很宽泛,以人物传记和小说为主。没有特定的类型。

  Q:你在苏格兰的时候,在哪里训练?家还是俱乐部,能不能和我们介绍一下你的训练环境?

  A:我在家练习。我的训练室虽然没有这里大,但也还算宽敞,它的旁边有一个洗手间。而训练室的里面放着一个小吧台(笑)、一台电视、一些早年的照片,还有一个陈列着我多年以来所获奖杯的地方。

  Q:印象中你训练室的家具好像都是中式家具,是这样吗?你更喜欢家里的中式家具还是利骏的欧式风格?

  A:是这样的。不过这个很难抉择,我一直都很喜欢家里的中式家具,而利骏的训练环境也让我十分难忘。

  Q:去年冠中冠,你在决赛战胜了罗尼·奥沙利文,这场比赛在中国有很高的关注度。尤其是最近10年,你经常可以在和奥沙利文的交手中占据上风。所以,在对阵奥沙利文时,有什么特别的战术,或者秘诀么?

  A:不不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战术。只是当你在和罗尼这样的选手比赛时,会自然而然地进入非常专注的状态——你需要格外仔细地阅读比赛,并且抓住每一个赢的机会,可能这就是我有幸可以在过去几年与罗尼的比赛中略占主动的原因。下个星期我们还会在香港大师赛相遇,我很期待与他再次交手,因为与他的比赛总是那样的特别。

  Q:4位优秀的80球员——丁俊晖、特鲁姆普、塞尔比和罗伯逊中,您认为谁是最难对付的,为什么?

  A:就目前而言,塞尔比无疑是最难对付的,他是现在的世界头号球员。但其他三位选手同样非常了不起,他们正在以强大的竞争力努力赶超我们这些老球员——威廉姆斯、戴维斯、亨得利和我自己,他们在接下来的十年一定是最强的。

  Q:你现在和戴维斯、奥沙利文都拿到了28个排名赛冠军,并列历史第二。去年你两次打进排名赛决赛都输掉了,可是你却获得了三个邀请赛的冠军。那么,夺得三个邀请赛和拿下一站排名赛,哪个更让你感到高兴?

  A:这个很难说。我在去年赢得了三个邀请赛,包括冠中冠和中国锦标赛,对我来说,赢得中国锦标赛的难度要比大师赛更大——同样作为 TOP16 选手,你需要在半决赛打17局9胜的比赛,在决赛打19局10胜的比赛,而在伦敦打大师赛时半决赛只需11局6胜。所以我觉得中国这些邀请赛的规模,甚至要比英锦赛和大师赛更大,因为你必须赢得更多的局数才能取胜,仅次于世锦赛而已。所以我认为——尽管有些选手可能会不同意——人们常常认为最重要的三大赛未必是最大的比赛,因为中国锦标赛和国际锦标赛的难度真的很大。

  Q:你在今年的世锦赛中未能获胜,这让很多你的球迷无比遗憾。现在4个月过去了,您回想起那次决赛的感受如何?

  A:依然感觉很难接受…先前只有史蒂夫·戴维斯、马修·史蒂文斯和吉米·怀特三人体验过在世锦赛决赛中起先遥遥领先,而后被反超逆转的感受。我记得马修那时在对阵威廉姆斯时领先6局,同样的还有戴维斯在对阵丹尼斯·泰勒时,吉米对阵亨得利时也是起先领先相同的局数。遭遇这种情况真的很糟糕,本来你觉得自己能赢但最后却输了,这让人非常失望。现在我的年纪越来越大,真的不知道还有几次赢得世锦赛的机会…所以现在想到这场比赛还是感觉非常遗憾。

  Q:现在斯诺克比赛很多,有时候你要连续参加3、4个比赛,很多人会认为很这样很疲惫。但你恰恰可以在一段时间密集且连续比赛中打出好状态,是这样么?对于现在的你来说,体力和精力是否构成问题。

  A:我觉得体力和精力方面的变化其实并不大,最主要的问题是注意力出现了一定的下降,当你年纪更大时你会更多地想到自己的家庭等种种事情,不像年轻时满脑子只有斯诺克,可以更加专注。另外,我个人很享受连续参加多次赛事的体验,我如果能够赢得前面的赛事,在后面的比赛中会感到更有信心,从而发挥得更好。作为 TOP16 你会在比赛一开始就遇到非常强劲的对手,虽然我转入职业已经有25年了,但我依然享受和顶尖选手过招的体验。

  Q:所以说相比于训练,您认为比赛更能够激发出自身的好状态?

  A:是这样的。虽说训练越多,你的水平会越好,但你依然需要和不同的选手对抗。只有在对抗中,你才会感受到因为失误而被对手惩罚的体验,情绪才会更加紧张起来。

  Q:今年你已经42岁了,你采用的训练方式肯定和年轻时有所不同,可以与我们分享一下吗?

  A:在过去几天我就感觉自己又变年轻了(笑),因为我在小的时候的训练基本就是泡在俱乐部里,早上11点来,晚上11点父母接我回家,中间的12个小时就在桌子前自己练习或与人对战,进行各种各样的训练。现在如果我自己在家时可能只会打两个小时,那是远远不够的,所以我常常会叫一些职业选手到我家里一起训练。

  Q:你在家时会邀请哪些选手一起训练,频率如何?会去其他选手家吗?

  A:就是那几个苏格兰的伙计们——马奎尔、麦克吉尔、麦克马努斯、多特他们。大概2到3次一周。有时候也会去其他人家,多特和麦克吉尔家里都有球桌。

  Q: 最后一个问题,你希望自己结束生涯时,总共能够获得多少个排名赛冠军,可以给我一个明确的数字么?

  A:排名赛的话…我现在的数量和罗尼以及戴维斯相同,都是28个,低于亨德利的36个。戴维斯是我年少时的英雄,如果我能够超过他,会非常开心。